学者:马蒂斯的“使命”已经完成,美国的国防政策没有偏离|土耳其|马蒂斯|国防。
2019-08-06

    原名:马蒂斯的“使命”完成了美国的国防政策,没有背离。[全球网络军事报告]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Matisse)20日向特朗普递交了辞职信,明确表示将在明年2月底辞去国防部长一职。他辞职的原因及其对美国外交和国防政策的影响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马蒂斯在国防部长任职两年,以坚定不移著称,被认为是特朗普政府“精英”的代表。马蒂斯认为,如果美国要确保其全球领导地位,它必须优先加强以美国为首的联盟体系,并与中国和俄罗斯等其他大国进行全方位的竞争。在特朗普看来,全球领导力是对美国资源的浪费。联盟使盟军利用了美国。只要中国和俄罗斯“让步”,它们就不一定是美国的敌人。自2017年1月以来,特朗普致力于摆脱美国在热点地区的“成本”责任,强力要求盟国为自己的安全付出代价,承担国防责任,并努力改善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马蒂斯多次推动“精英”政策的实施。特朗普决定从叙利亚撤军,这完全揭露了他与马蒂斯长期不和的原因,马蒂斯因此辞职。马蒂斯的辞职以及最近一些高级内阁官员离开白宫表明白宫“精英”和“非主流”之间的关系仍然紧张,马蒂斯不愿意改变他原来的防务和外交观点。可以说,在过去的两年里,特朗普自己的许多主张在美国外交和国防决策的复杂过程中已经完全不同了:改善与俄罗斯关系的初衷被美俄之间更深层次的敌意和意图所粉碎。在地缘政治竞争的指导下,整个政府对华强硬政策扭曲了对华贸易摩擦中的“利润”。从叙利亚完全撤军并大幅削减驻阿富汗美军的决定,很可能会在未来以更大规模的重新参与而告终。尽管特朗普风格的不可预测性是众所周知的,但是美国的国防政策并没有偏离精英们建立的基本共识。叙利亚的果断撤军最终将回到维持和加强联盟作为“精英”趋势的轨道上。美国从叙利亚撤军后,美土关系的改善将进入快车道。恢复与土耳其的关系,提升土耳其在叙利亚及其周边地区的战略地位,进一步加强与土耳其在北约内的联盟关系,是美国的首要政策选择。土耳其对俄罗斯和伊朗的疏远将是美国衡量叙利亚撤军是否符合美国利益的关键标准。通过联盟力量促进美国的地区利益是美国精英的一贯主张。此外,特朗普认为自己是一个无负担的撤军,这将最终导致更强大的军事力量对付俄罗斯和中国,一个“精英”的热情轨道。共和党领导的国会两院和白宫的局势将于2019年1月结束。由民主党领导的众议院将决定其对白宫的强有力限制。特朗普实现其主张的积极条件已不复存在。“精英”们最终可能会驯服“非主流”,马蒂斯,在明年2月底辞职,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李海东教授)责任编辑:张艺玲